1
これは斜め上の新ジャンルw手足を拘束した裸の女を虫眼鏡で全身をちょっとずつ焼いていくハードプレイ エロ系







在我唸的很崩潰、很孤單的時候聽到老師跟我們說了這句話,頓時比較唸得下去了。身為大學四年都沒有什麼考試壓力的工管系學生,早就以為人生再也不用考試,突然又要進入學測模式非常適應不良。看著朋友在玩,自己蹲在研究室,只能告訴自己要享受犧牲的過程,剛好有機會聽很多不同類型的歌曲、養成早睡早起的好習慣、隨便聽到一個冷笑話就可以笑很久,也是滿知足常樂的。







他說第一周所有老師都來上過課了,因此可以確定哪些課的老師,是用他所不習慣的上課方式上課,所以才等到開學決定要不要補習,我心想兒子雖然最後決定補習,但事前有替媽媽荷包做一層把關,真是體貼。他繼續說道,他私下向同班同學以及認識的學長們調查有沒有補